封面新闻记者 于婷

  这个樱花盛放的春天,四川监狱50名女民警逆行武汉,向湖北省女子监狱伸出了援助之手。在抵达武汉的几天里,“培训”和“等待”是关键词,为了圆满完成抗击疫情、维稳保安的重大任务,监狱民警们不敢有一丝懈怠,认真学习防疫知识,反复练习规范流程。上岗的第一天,她们用日记的形式,记录下了战疫的点滴瞬间。

  “嘀嘀嘀……”晚上9点,刘晓松迅速按下手机闹玲,装备时间到。已把刘海全部收拾得服服贴贴的她,小心地将涂抹好沐浴露的护目镜放在一旁,开始依序从床上拿起防护用品,嘴里默念着:“手术帽、口罩、脚套。”

  一楼大厅,刘晓松和其他四名队员全副武装好后,相互在防护服背上写起了所属单位和名字,一区刘晓松、四区胡春丽。最后一个步骤,每个人拍拍对方的肩膀互相打气:“加油,出发!”

  坐着公交车穿梭于夜里的武汉街头,在阵阵凉风中,五位队员静静凝望着窗外,今天是她们来武汉后的第一个班,内心复杂而激动。

  入夜,监狱指定的隔离点里,罪犯们已鼾声四起。一排排隔离板房间,刘晓松小心地迈着步子,尽量避免左右腿交错发出嚓嚓的声响。她不时地巡逻,关注着罪犯的每一个翻身、每一次起夜、每一次蒙头、每一次惊醒。护目镜把头压得生疼,冷汗也顺着额头流下,被兜在护目镜的镜框里。

  中午12点,阳光让空气也变得闷热了起来,李春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放在蒸笼上的馒头。原本口罩就捂得严实,再加上防护服上沿的交叠,想要发声很难。每小时点名,为了让隔离板房中的罪犯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声音,李春使劲大声地依序报着人名。点名册上,留下一排歪歪扭扭的名字,手套因为出汗变得湿滑,连执笔落字都变难了。

  下午3点半,李春、何碧君一行走下公交回到住处,此时的她们,头发已经湿透,各式压痕还残留在额间。

  但宁晓英还不能休息,她是洪林战斗党支部临时党支部书记、援鄂工作队的队长,也是工作队中,最忙碌的一个人。她关注防护细节和执行情况、跟踪物资储备和补给的持续性,深度调研隔离点现状,多次参与值守掌握第一手资料。

  平均每天睡三至四个小时,队员们一方面惊叹她的精力之充沛,另一方面都心疼她的身体是否能吃得消。她爽朗地说:“没问题,这身脂肪抗得住,不要阻挡我的瘦身计划。”